4月21日,理想国、郎园联合大象公会在北京举办?#27934;?#24320;: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新书?#36861;?#20250;。届时,周濂、蒋方舟、黄章晋汇聚一堂,共讨“温和的力量”。
              2019世界读书日:周濂与你探讨“温和的力量”

              直播厅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20

              有几个关于教育的提问,我分享一下通过自己上学经验和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经验对日本教育问题的看法,包括所谓的“宽松世代”。我有两个90后的女儿都上东京的私立女子中学,它是初中到高中一贯6年的,虽然采纳基督教的?#35752;迹?#20294;没有强制性的宗?#25506;?#32946;,尊重学生的自主性,也没有?#21697;?#24403;然她们自己选的,但作为父亲我也推荐她们的。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给她们充分的时间找个终生的好朋友,因为在人生中天真的中学时代很重要,没有?#38469;?#19968;直6年学习生活是很难得的机会。第二个就是涉及到教育体系问题,在东京公立中学的水平不高,而且只追求公平,可以说很官?#29275;?#27809;有核心的教育理念。公平本身好事,但单一的公平反而带来不公?#20581;?#19981;公正的效果。?#28909;?#22312;教室里老师过渡?#27599;?#34385;所有人的公平,结果往往以最差的学生为标准上课,那忽略真正想学习的同学,甚至会出现拿掉学习热情的危害。宽松本身不坏,激烈的竞争带来的压力也不能忽视,但需要把握分寸。“宽松教育”的失败就在于没有掌握分寸而带来的。
              在日本社会的公平还有历史的背景。1950年代后期到1970年代的日本经济高度成长期, 日本社会里出现了中产阶级。在企业的终身雇用和年功序列制度的保障下, 大部分的日本国民坚信:只要?#21015;量?#33510;干,生活肯定会好起来。很多?#20248;?#26449;出来没上过大学的人,只要在公司里好好干,也能当上管理人员。据政府实施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21271;?#26126;: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已达“中?#21462;?#30340;人,1958年?#25925;?7.0%,而到1973年已上升到61.3%。这个数字加上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已进入“中下”的人,共占日本国民的总人口的80%以上, 正如这个时代诞生的流行语所显示的,这是个“一亿人口中产阶级化”的时代。在这个时期人们的追求,主要在消费生活上,基本一致,可以?#28783;?#36941;了平均化的情况,这就是“公?#20581;?#30340;根源。
              但进入90年代以后,日本的“泡沫经济?#21271;览?#20102;。国内生产总值(GDP)呈负增长,于是出现了一系列诸如学生就?#30340;?企业裁员,中·高龄人员自?#22868;?#22686;?#20219;?#39064;,“一亿人口中产阶级化”也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并加剧了社会差距的现象。据2004年实施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认为自己处于“中等生活水?#20581;?#30340;人数已下降到52.8%.另据政府推算,?#35753;?#26377;上学,也没有就业,又也没有接受职业训练的年轻人,即所谓的“啃老族(NEET)”已达到64万人?#27426;?#27809;有正式就业,只以打零工来维持生计的“?#21830;?#26063;(FREETER)”更是超过了200万人。当时有一本书《下层社会》(作者:三浦展)成了畅销书,说明已经开始社会分层化。也就是说,过于公平的教育体系也应该按时代的变化要调整,但政府教育部门的官僚主义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导致了对宝贵年轻世代的损害,在这一点官员的责任重于泰?#20581;?#23448;僚主义、保守主义、?#38382;街?#20041;的危害那么厉害,给后代留下深刻的教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手机版